世界顶级富豪们,不仅会赚钱,更会逃税?

当地时间6月8日,调查权力滥用的非盈利新闻机构ProPublica据其获得的美国国税局(IRS)大量数据,一封“诉状”将全美顶级25名富豪钉在了“漏交税收榜”。

媒体的表述称:

世界首富 贝佐斯(Jeff Bezos)在2007年未缴纳分毫联邦所得税,2011年又故技重施,成功避开税单;

2018年, 马斯克(Elon Musk)不仅紧随贝佐斯成为第二富豪,同样也复制了后者的避税逻辑;

布隆伯格(Michael Bloomberg)与索罗斯(George Soros)也均有此操作。

即便上述富豪通过使用完全合法之策略避开收税,此事的透明与公开远远超过是否合理且合法的讨论。

01

财富暴涨的世界富豪们

背后到底逃了多少税?

从今年最新的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可以看到,位居榜单前10位的有8位来自美国。其中贝索斯以1770亿美元的身价位居榜首,马克思以1510亿美元位居第二,巴菲特以960亿美元位居第六。

2021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TOP20 (向下滑动查看图片)

ProPublica称,根据其获取的美国国家税务局保密数据,包括贝索斯、马斯克、巴菲特等人在内的美国亿万富豪,尽管他们的财富在不断增加,但实际缴纳所得税税率远低于普通人。

在2014年到2018年,世界首富、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在这段时期的财富增长了990亿美元,但应纳税收入只有42.2亿美元,合计缴税9.73亿美元,实际税率则不到1%。另外,在2007年和2011年,贝索斯没有缴纳任何联邦收入税。

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在2014年到2018年财富增长了139亿美元,但应纳税收入只有15.2亿美元,合计缴纳联邦税4.55亿美元,实际税率3.27%。2018年马斯克未缴纳任何联邦收入税。

巴菲特的个人财富在此期间增长了243亿美元,但其报告的应纳税收入只有1.25亿美元,缴纳的联邦收入税合计只有2370万美元。巴菲特的实际税率只有0.1%。

“许多美国民众靠薪水生活,积累很少的财富。”ProPublica称,“若他们赚得更多,就把收入的一部分支付于联邦政府。近年来,美国中等家庭年收入约为70000美元,缴纳了14%的联邦税。而在2021年,收入超过628300美元的夫妻所得税率最高,达至37%。”

按照福布斯榜单计算,2014年到2018年间,25位全美顶级富豪的身家累计增长4010亿美元。美国国税局的数据显示,他们于这五年间共缴纳了136亿美元的联邦所得税,实际税率只有3.4%。

02

富豪们避税的手段

ProPublica官网称,其获得的机密税务信息显示,美国富人阶层支付税收比普通人更低。如索罗斯、扎克伯格、巴菲特等闻名于世的顶级富豪,更是能经由合法渠道将其联邦税单缩减到零或无限趋近于零。亿万富翁投资者伊坎(Carl Icahn)两次如此,而索罗斯已连续三年未曾缴纳联邦所得税。

美国普通家庭收入中绝大多数来自于工资,几乎要全数按照个人所得税来计税。但超级富豪们的财富则大多来自于公司股票或其它收入,除非出售这些资产,否则这些收益不属于应纳税收入。

因此,对于富豪们而言,真正占纳税大头的工资收入仅是“九牛一毛”, 甚至有些人给自己开的工资仅为每年1美元。 他们还可以通过拥有的资产来借贷,维持生活花销,到他们去世时,股票的增长又不算是资产增值税,相当于富人们可以用免税的方式将资产转移给后代。

据美国国税局的数据,2018年最富有的25位美国人工资共计1.58亿美元,这仅仅是他们在纳税申报表上申报的总收入的1.1%。剩下的大部分来自股息和股票、债券或其他投资收入,但它们的税率远低于工资税率。

埃隆·马斯克在回应关于他和其他几家公司的CEO缴税金额少的质疑时,称其财富主要来自于特斯拉股票,他本人不从特斯拉公司领取工资,他所持有的股票也不需要纳税。除非他出售股票,在这种情况下他需要缴纳资本收益税。马斯克表示:“我不会套现,它最终只是在特斯拉的银行账户中积累。”

除此之外,超级富豪们的避税手段也是多种多样。

一、慈善捐赠

ProPublica获得的数据显示,超级富豪们还可以通过抵免、扣减(包括慈善捐赠)来抵消他们的收益,从而降低甚至使他们的税单为零。

比如2018年,迈克尔·布隆伯格的申报收入为19亿美元。但他利用特朗普政府期间通过的减税措施、9.683亿美元的慈善捐款以及缴纳外国税款的抵免,成功削减了自己应缴纳税款。最终,他为这19亿美元的收入缴纳了7070万美元的所得税,税率约3.7%。

2011年,福布斯全球财富榜显示,贝索斯个人财富保持在180亿美元,但机密报告显示,贝索斯却交了一份亏损纳税申报表,证明其当年投资损失超过收入。根据税法,因其所赚之少,贝索斯甚至为自己的孩子申请并获得了4000美元的税收抵免。

二、通过借贷支付开销

一边是低薪水、不卖出自己股票,一边是顶级富豪的巨额开销,有观点认为,通过大量借钱支付开销也是避税手段之一。

“如果你拥有一家公司并拿着一大笔年薪,就需要为年薪支付37%的所得税。如果卖出股票,就要缴纳20%的资本收益税,同时失去对公司的部分控制权。

如果贷款的话,你只需要支付个位数的利息,还不用交税。而由于这部分贷款必须偿还,美国国税局也不会将他们算为收入。综合计算,你付给银行的利息比需要缴纳的所得税要少很多。而你仅需要做的就是将资产抵押给银行,而这些富豪有众多的抵押品。”

ProPublica称,因为贷款通常不需要向美国国税局披露,这些超级富豪的绝大多数贷款都没有出现在纳税记录中,但部分记录可能会出现在证券备案文件中。

现在,美国国会议员们正在讨论相关提案,希望能够堵住这些漏洞。

03

“向富豪增税”VS“富豪逃税”

秘密税务数据的披露,正值疫情下财富收入不平等加剧的时期,由此更受关注。

以美国为例,2020年福布斯美国富豪榜前20%富豪总身家达2万亿美元,占上榜人总财富63%。如此极化,以至于拜登政府,一改前任特朗普政府作风,对税率的态度硬了起来。

当地时间4月28日,拜登发表国会演讲时表态称,将向美国收入前1%的富豪加税,为其大规模基建计划筹集资金。此计划下,高收入群体将大幅增税。

图片来源:网络

上述口头性表态即刻引发涟漪。税收基金会测算,上述政策一旦落地,美国加州的资本利得税率将提升至56.7%,纽约州将提升至58.2%,美国资本利得税水平将成为全球最高。

事实上,“向富豪增税”是拜登参加竞选以来的口号,而经过如此长的时间,富豪群体自然有所准备。公开资料显示,从2020年末开始,就有大量美国富豪开始转移资产或进行重新配置,或填补税务漏洞,以应对拜登可能实施的加税政策。纽约威尔明顿信托基金首席财富策略师就曾声称,其客户正在越来越多出售资产和股票,甚至考虑增加慈善捐款。

但该表态目前还停留在口头层面。

拜登将缩小贫富差距作为任内的一大任务,成效到底如何,需要进一步观望。

本文转载自,特此标明出处,本文观点不代表博信博彩资讯网立场。

联系我们

956-559-9777

新闻爆料:爆料投稿

广告洽谈:Andy安哥

邮件: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,12:00-22:00,假期照常在线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